5.06.2006

SOUNDS GOOD


謝謝阿迪送給我的「新HEAD-PHONE」,原廠果個同啞無乜分別!
個I-POD用左唔夠兩個鐘就花晒!我放係個褲袋到,撘完程的士,見佢好似俾人毀左容咁,都發生左,心痛都無用,以後佢就走粗礦路線啦!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男:今晚妳想食乜野?
女:是旦啦!!你話事
男:食壽司好唔好?
女:天寒地凍仲食D凍冰冰野...
男:咁去打邊爐啦,天氣咁凍,打邊爐就最正
女:我前兩日先打過,成日打好熱氣...

男:咁去食泰國野或者韓國燒烤好唔好??
女:都話左熱氣啦,仲要我食呢D野,你有冇心聽我講野架...
男:咁去POKKA好唔好??o個度D SET DINNER都幾好食(開始有D無奈)
女:POKKA好多人,唔想排隊
男:咁去"鋸排"好唔好??
女:唔想食咁多肉,好肥架..
男:冇人叫妳食晒件"排",或者妳叫碟意粉又或者其他野都得架
女:咁咪即係叫我睇住你"鋸排",我唔食你都唔準食...

男:咁食台灣野好唔好?(有D火)
女:台灣野好多油,好肥架(撒嬌狀)
男:咁去食粥啦(已經開始"發悔氣")
女:天氣咁凍,食粥唔飽肚
男:麥記"定"家鄉雞...行啦(江良才盡"發悔氣",明顯已經唔想諗)
女:都話熱氣落..(委屈狀)
男:咁不如妳話事啦,我唔想諗啦...
女:我就係諗唔到食乜先叫你話事,你比D主見得唔得(發脾氣)

男:唔係話熱氣,就話肥,我真係諗唔到仲有乜可以食(爆發了)
女:咁係熱氣、係肥"呀嗎"..我有講錯咩,自己諗唔到就亂發人脾氣(惡人先告狀)
男:咁去"味千"食拉麵好唔好(死狗狀)
女:唔..都好,我要食咖哩拉麵∕炸餃子
仲要食雪糕(明顯係見好就收)
男 : (心諗) 你老味 ~神又你鬼又你~咖哩唔能熱氣、炸餃唔能熱氣、仲食雪糕凍能死你!

肥jon said...

Uncle Chow, be careful la~~
李剛和女友認識多年,感情穩固,不過還是常常會偷吃,反正現在只要一上網,就不難在夜裡找到一個飢渴女子。根據男人的邏輯,李剛並不覺得自己對女友不忠,他確實有心與女友白頭偕老,但也認為「一個人不可能一輩子每天都吃同一道菜」。他很慶幸,平時有些「兄弟」可以互相做掩護,在彼此女友查勤時,都先套好了招數。

幾年來,都天衣無縫。

一晚,兩人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就在他面前,女友開始打電話:「喂,張勇嗎,請問李剛在不在?
他說他跟你一起看電影,是吧?我打他的手提電話,他沒開機……」


他心裡一冷。奇怪,我就在妳面前,妳怎麼會找我朋友要人呢。電話那頭很清楚的傳出張勇的聲音:
「對啊,我們剛剛一起看了電影。他……哦,電影散場了,他去上廁所,待會兒我請他打電話給你……」


女友掛掉電話,看著他冷笑一下,什麼也沒說,繼續撥打另一通電話:「小趙啊,李剛有沒有跟你在一塊兒打籃球?」又是打給他死黨的。小趙竟也馬上以氣喘噓噓的聲音的:「有,有,他正在場上跟人家玩鬥牛呢,所以沒接電話。待會兒我請他回電給你。」


女友又瞄了他一眼,說了聲謝,又打了下一通。
「老朱,不好意思,我要找李剛,他剛說上你家打麻將?」那頭只愣了一下,馬上傳出聲音:「……你們知不知道李剛上哪兒去了?哦,他去幫我們買啤酒去了,待會兒再請他打給妳。」

女友掛掉第三通電話後,李剛的手機不斷作響。他根本不敢接,因為一定是哥兒們打電話來通風報信。李剛從此失去了掩蔽體,再也找不到人生所剩的一丁點自由。

unkle beach said...

肥jon
你果段野係估咩?俾d提示

你的聽眾 said...

咁可能仲好, 唔使就住就住用部ipod...

Anonymous said...

unkle beach: 你相中隻"central finger"咩意思呢? 仲要指住自己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