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2006

為誰風露立中宵


黃仲則,清乾嘉年間名滿京華的詩人,命途坎坷,晚景淒慘





幾回花下坐吹簫,銀漢紅牆入望遙,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纏綿思盡抽殘茧,宛轉傷心剝後蕉,
三五年時三五月,可憐杯酒不曾消。
   --《綺懷》

4 comments:

你的聽眾 said...

做咩突然詩興大發?

宏 said...

從始詩可見到一份哀怨感... 好空虛
再加埋幅photo..可以感覺到photo中既 feel

Mayim said...

之所以悱惻凄美、刻骨銘心,或許只是因爲已經失去
有時,“失去”比“擁有”更能細水長流……

“別後相思空一水,重來回首已三生”

游 said...

流水 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 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提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 落花

相遇 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 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 假使短過這 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 驚詫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流水 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 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 浪花

天下 並非只是有這朵花
不用 為故事下文牽掛
要是 彼此都有些 既定路程
學會灑脫 好嗎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講分開 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吻
習慣無常 才會慶幸
講真 天涯途上 誰是客
散席時 怎麼分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但是經歷過 最溫柔共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