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06

韋慈



爸爸、媽媽「金婚」紀念,也是韋慈的十七歲生日,他第一次喝香檳, 只是一小口,便身輕如燕,飄浮在父母,兄妹的笑聲中,不能承受的輕令韋慈突然情緒失控,嚎啕痛哭!

「May!點解妳唔鍾意我?!」

「因為你太細,我需要結婚!」

「我同妳結婚丫,妳嫁俾我!」

「我要嫁俾第二個,我再唔係葉楣,我將會係盧葉楣.......Sorry!」

幾位哥哥不但沒有安慰韋慈,還笑他思想幼稚,姐姐則苦口婆心,勸他努力讀書,將來有成就,何止may ,april、june....september、december,十二個月都可以有齊!

韋慈未愛上葉楣之前,最愛的是父母,十七歲相識,十八歲結婚,五十年來不離不棄,到今天依然恩愛,韋慈從小就希望像他們,及早找到她,愛到死為止!

雖然葉楣選擇了另一人,但韋慈對葉楣的愛,一開始就沒有停!

「就算一生一世,韋慈」

韋慈最後一次碰見葉媚,已經是十多年前,我從英國回港出席朋友女兒婚禮,翌日到另一個朋友有份投資的高爾夫球練習場參觀,韋慈看到葉楣與子女,但不其丈夫.....韋慈禮貌地上前,與葉楣打招呼,本來已經有點燥煩的她,看到韋慈有點失神,雖然多年沒見,那份震撼依然....

「好耐無見,妳好嘛?」

葉楣在子女面前,顯得願為尷尬,只是點點頭,晒手表示不想再談下去

「又點頭,又晒手,即係好定唔好先?」

葉楣望向摩亞與芬那邊,二人知情識趣,努力研究如何開球

但韋慈看到楣的反應,更知情識趣

「唔阻妳,寫個電話俾我....不如我寫我電話俾妳..倫敦電話....」

葉楣好不容易,終於開腔

「唔駛!」

韋慈強笑掩飾尷尬之情

「唔緊要....」

連再會也沒有說,葉楣便轉身而去

「喂!妳其實知唔知我係邊個?韋慈!」

葉楣沒有回應,繼續急步走向廁所去....


韋慈在倫敦生活了二十多年,但最近他想離開了,不是不喜歡,是對信念的動搖,韋慈相信,凡事都總有一個限期,一個月後的聖旦就是「死線」

7 comments:

leftleg said...

韋慈 = wait?

from leftleg @london : )

bo said...

Waiting is romantic

benny said...

其實灘兄呢幾篇既意思係咩呢

scarred v said...

韋慈係一種幸福或是無奈呢?
如果不知道韋慈有否結果或限期,
那一生便浪費了,姑勿論韋慈有無意義。

賀少 said...

海灘
你呢排係咁操文
係咪有新創作黎緊
係到練定先?
詩興大發.一發不可收拾

賀少 said...

to leftleg:
我估韋慈係 "right"

Anonymous said...

to 賀少&leftleg:

我估韋慈係 "wait"先岩,
因為「喂!妳其實知唔知我係邊個?韋慈!」
無理由'right'後面唔question mark架...

所以wait合理d...

雖然mr.right都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