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2010

依然故我


我第一滴為電影流的眼淚,就是因為你,1987灣仔新華戲院下午2:30場,我一邊看著電影,一邊第一次問自己 「知道什麼是成長嗎?」,越想就越迷惘,哭著以戲名重覆問自己 「MY LIFE AS A DOG?」



七年後我在英國朋友家,看著迪卡比奧一鳴驚人地演出成長了的INGEMAR,入戲得覺得自己就是戲中迷失的男主角Johnny Deep,結局Gilbert Grape把舊屋燒毀,突然領悟到,原來長大就是把青春燒毀,二十五歲的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反而遷怒於導演身上,怪他只拍出真相,卻沒有給我一粒解藥,自此,我再沒有看Lasse Hallström的電影



十多年後,竟然是一位二十出頭的青年,推荐我看這部戲,他說未看過一部咁出色的文藝片,是否出色就見仁見智,但我看著Arnie Grape雖長大成父親,卻依然自閉,結局時男主角JOHN放棄父親收藏的銀幣,其實只不過是Gilbert Grape以青春去燒掉舊屋的變奏,原來就算長大了,但其實一切都沒有改變過,「成長」是「永遠向前,但依然故我~`」

5 comments:

JennieC said...

最可怕又最具魅力的作品是讓人反思了最切身的感想.....
你有重看找回不同的感覺嗎?

等我我租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先!

Anonymous said...

哈, 1X年前, 我同樣睇"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迷惑點解青春會令人苦惱,不明不白,一把火, 燒掉祖屋的快樂,惱裡不斷重複著,大哥gilber 同女主角在湖邊傾計個幕, gilert 只係識答 : 我想阿媽好、我想細佬好、我想家姐好....」「那, 你自已呢?!」 gilert : 「.............」

青春的小鳥的確一去不返,那是既無言, 原來要到十年八年後先懂回答。

但要明白青春, 原來就係需要不斷扔掉你以為擁有的。

silver包

qt芝士 said...

「遷怒於導演身上,怪他只拍出真相,卻沒有給我一粒解藥」

對這句話感受很深。

很多時看完電影, 都會出現猶有餘韻, 卻難以釋懷的心情。

艾慕杜華, 常常令我對他又愛又恨。

vy said...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很想重看...重新感受...

Brian Hui said...

MY LIFE AS A DOG,係唔係「狗..臉的歲月」,上星期睇近年好小睇的讀者文摘時,講到一個教非洲小朋友踢足球的團體,雖然無直接的關係,但我突然亦想起了這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