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009

姊妹



金小姐與芷蘭相識多年,情同姊妹,芷蘭要結婚了,作為金蘭姊妹,金小姐得悉喜訊後,情緒比芷蘭更激動,緊抱著她,哭笑難分,以外星語向芷蘭送上多個祝賀,那一刻,金小姐心內有一句話,始終沒有說出口;芷蘭輕拍金小姐的背,除了說「多謝!」外,再找不到其他說話回應,但見金小姐良久亦未能平復,芷蘭故意問了金小姐一個明知故問的問題,「妳做我伴娘喎!」,金小姐聽罷,哭得更利害,笑得更大聲,心裡又另一句,始終沒有說出口!
芷蘭的婚禮越近,金小姐的情緒就越亂,直至要試伴娘衫的前一晚上,金小姐終於按捺不住,找了好友阿灘訴苦,要把心裡面那兩句話說出來!起初阿灘是抗拒的,因為阿灘是怕承擔的人,怕知道人家的秘密後,要承擔守秘密的負任,但永遠都是別人比自己,更清楚自己!灘高一呎,金高一丈!在阿灘往應金小姐約的途中,她已先下手為強!阿灘冷不提防打開她的短訊,無可逃避地分享了她的秘密,第一句她藏於心裡,沒有跟芷蘭說的話 「我可唔可以唔做伴娘?」
阿灘看罷,腦內已轉出多個「唔做姊妹的因由」,準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妳未開口,已經說了妳想說的!
「芷蘭的丈夫,是妳的前度男友!」
「不是!」
「妳已經做過兩次,怕中傳說中做過三次伴娘就嫁唔出的魔咒!」
「也不是!」
「睇相佬說妳今年不宜做伴娘!」
「亦不是!」
「妳果日自己都要結婚,要做新娘,做唔到伴娘!」
「絕不是!」
「其實妳是男人,所以應該做伴郎!」
「都不是!」
阿灘越估越驚,緊張下忘了還有一個因由,但說時遲,那時快,金小姐已經把因由,連同沒有跟芷蘭要說的第二句話,一拼說出來
「伴娘的衫好Q核突!我唔想做伴娘,就係唔想著果d核突衫!」
金小姐把心底話說出後,整個人鬆了一口氣,而阿灘就站起來,走到金小姐面前,擁抱她
「我以為我心腸唔好,又無事生非!我一直想問〈點Q解伴娘及姊妹d衫咁Q核突?!〉」

能夠找到志同道合,是一件很動人的事情!

就係因為呢個因由,所以阿灘不愛去婚宴,亦謝絕做「兄弟」!實在難忍望見d咁Q核突的畫面!還記得很多年前,絕少做「兄弟」的阿灘,多年前因為垂涎朋友的伴娘,竟然請纓甘做伴郎,到大喜當日,阿灘嚇了一跳,原本明明脫俗得像出道時的Juliette Binoche,搞乜會變成後期的朱咪咪!要對住一整日,俾處死更難受,而好明顯問題都不在伴娘或姊妹本身,都是那身由印花窗簾布+透視窗簾紗,再加些小檯布,包禮物會甩粉的金線絲帶蝴蝶結,及狀似臭丸的小型珍珠,怕凍或怕肥的,仲會加多件夜總會知客必備的毛毛披肩,手上仲唔知點解要配多個花環,簡直是娘爆,然後再加令人一見難忘的化妝與髮型,再靚的美人亦會因為做姊妹或伴娘而變醜,所以別怪阿灘心腸唔好,當你苦思心亦無法解釋 「點解姊妹同伴娘的打扮咁Q核突?!」,你只會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新娘子刻意整醜身邊的人,來顯得自己突別靚!

金小姐垂死掙扎,願意以任何代價,得到一條「唔駛做伴娘,又唔會得罪芷蘭」的絕橋,但阿灘才華有限,雙贏局面的絕橋真的無法提供,但「免除伴娘姊妹團穿著核突制服」的屎橋,阿灘仲有貨賣,信者得救!
阿灘叫金小姐主動接觸芷蘭未婚夫,要他向芷蘭嚴正聲明,如果伴娘姊妹們穿著核突制服,就立刻取消婚約!金小姐對阿灘的提議感到啼笑皆非,覺得是天方夜談,但阿灘堅持這是唯一可以改變事實的辦法,只要金小姐及一眾姊妹堅持以性感泳衣,取代現有核突制服,芷蘭的未婚夫一定肯以終生大事來支持!
絕望的金小姐,竟然用了三秒分折阿灘提供辦法的可行性,「泳衣我實在無法接受!緊身高叉旗袍可以嗎?這是我最後的底線!」阿灘直斥金小姐天真且傻,就算旗袍通過,由於費用昂貴,係呢個時勢,根本無人願意承擔,只有性感泳衣,由於布不多,必要時上深圳訂造,十零蚊應該造到,再加上「伴娘姊妹團」著泳衣呢個咁大膽嶄新且革命性的意念,肯定可以得到大部份在野憤青、憤佬、憤坑、憤叔、憤伯訓身支持動議!金小姐竟然點頭和應,阿灘啼笑皆非!人在困惑無助時,真係乜都會相信!但相信又未必代表會行動!
翌日,金小姐與姊妹們如常試穿了那套核Q突制服,還交足戲,全程笑容滿面,情況一直相安無事,喜氣洋洋!但去到尾聲的時侯,其中一位之前一晚浦天光,唔夠訓又hangover的姊妹細卷突然撲起身,氣沖沖地走到芷蘭跟前 「Sorry!我頂唔順d衫,我幫唔到妳做姊妹!」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唯獨金小姐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手掌,眾人來不及反應,細卷就繼續發炮「點解要扮到咁娘爆,我寧願著泳衣都唔著呢d衫!」金小姐正欲大聲叫「好!」,發現芷蘭望向她,金小姐立刻吞左個好字落肚,急轉為低聲不滿地說「有冇搞錯~」芷蘭問細卷想穿什麼?「我唔知,總之就唔係呢d核突制服!」,金小姐想點頭認同,但芷蘭又望望她,金即睜眉弄眼,手指指 「有冇搞錯~`」在這個膠著狀態下,冷傲的ICY兩指夾馨一支未點的香煙,垂著頭,聲線卻鏗鏘有力 「我識一個後生裁縫,專造去飲D衫,好靚!唔貴!有興趣轉頭覆我!一支煙時間~」,說罷垂著頭走出房外煲煙。這個時侯,各姊妹開始嘗試發言 「其實都可以試下....」、「唔貴又靚,我地自己俾番錢羅..」、「無所謂....都係為左賀芷蘭!」,而芷蘭亦承認「D衫係好Q核突!」,金小姐看著一眾終於落實找ICY的裁縫造靚伴娘及姊妹衫,感動到發了一個短訊給阿灘 「原來肯開口爭取,真係可以改變到事實架!」
以上是一個月前的故事,一個月後的今天,阿灘不停收到金小姐的求助短訊 「我唔做伴娘喇!姊妹們都話想唔做!」「新娘套衫都無咁麻煩啦!唔駛做工咩!」 「邊有人要個客減肥去就佢套衫架!」 「連ICY都頂唔順喇!」 「客人梗係有意見俾架啦!咁就覺得唔尊重,你係裁縫!唔係設計師!唔係藝術家呀!」 「而家唔係我地不滿,係人地藝術時裝師唔想造我地,劈炮走人呀!」 芷蘭的婚禮在十日後就要舉行,伴娘姊妹們還可以有什麼選擇呢?直至截稿前,阿灘收到金小姐的最後短訊是 「無衫著,最多咪著番之前果D核Q突衫,一日之麻,駛死咩!」

要革命成功,是需要無比的堅毅,但可惜我們往往遇到的情況是〈革命尚未成功,但同志已經無力!〉,所以我們依然要捱伴娘姊妹們的核Q突制服~`sigh`

14 comments:

皇后 said...

Agree no more!!!
上次做伴娘, 著左件衫+化妝+set埋個頭會之後, 竟然覺得自己似人妖!!

Sav said...

I was the bride .... I also looked like a 人妖 ... 妖!

Anonymous said...

-helenato-

呢對"金蘭姊妹"面臨名存實亡

Anonymous said...

如果我有條Valentino 既裙就去左行紅地毯啦, 駛乜接呢d婚禮job 喎.

結婚係葬禮, 但姊妹裙既款式比壽衣仲要少. 而姊妹既妝容貌似死人化妝有幾咁奇? 葬禮過後,做姊妹既咪以為當晚解穢完後就可以rest in peace. 第二朝酒意未清, 就馬上係facebook到見到自己比人tag左一大堆, 係妳身不由己或毫無防範下被拍既照片, 直至將妳既客路完全毀滅為止. 把照片流傅既人還要貓哭老鼠假慈悲地稱讚妳既衣著品味. 我們受夠了!
大佬呀, 收你果少少開門利是又要比人嫌三嫌四. 賣完笑, 再賣埋個子宮比你好無?

~Alfie

unkle beach said...

Alfie

冷靜d!革命尚未成功

Chingman Fiona said...

係呀, D姐妹裙真係好Q核突, O個日仲要俾人化個老粧加set埋個麗花皇宮頭!照鏡都唔認得自己呀! 慘不忍睹!!

有時仲要係一眾姐妹同一款裙,人比人呀!

當時都係諗住為左好姐妹即新娘子, 就豁出去一日咁多, 自我/互相麻醉其實唔係咁醜. 事前通常又時間緊迫, 試左身都無時間改, 改完又無時間試, 想挑過第二件又好似勞煩左人地主人家, O個晚主角又唔係你.

奇怪姐妹裙麗花皇宮夜總會現象是那時候開始的...阿媽結婚O個陣都冇呢D野O既>>

unkle beach said...

其實得到麗花皇宮頭,已經相當不錯!

S said...

一生人點都要試下d核突姐妹裙著,當全場人都睇過自己最核突既妝容加埋條裙之後,以後咩妝都會夠膽化,咩衫都會夠膽著!

自做完姐妹後,仲有兄弟睇中你,就係bonus!

秀秀 said...

妖, 講到中晒. 我三月要做呀.

Anonymous said...

哈 !!!! 我啱啱前日先做伴娘.
我既伴娘革命都算成功左一半架 !!!!
朝早個套係自選.夜晚就......ok啦.

不過再有機會我都唔會做伴娘架喇.哈 !!!!

sugar19sugar

Anonymous said...

hahahahahahahahahaa I laugh my tears out!!!

獅子王 said...

好鬼衰...成日都講中哂!

Anonymous said...

笑到傻左..Aflie你係得o既!!

Panda Mi said...

哈哈,我就一個月前做左伴娘,查實我之前連姊妹都未做過,所以我完全冇諗過條裙有幾唔得。不過到最後我求求其其撰擇左條跟灰色裙,跟住冇整過個頭,再由其中一個學緊化妝既姊妹幫我化埋個妝!
但新娘子前幾日先post相上facebook,竟然我D朋友既feedback係好靚!
咁我呢個case係咪好特別呀?
有機會你都上facebook睇下我張相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