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009

Why U re here



如果你是一個有「火」的人,你總會有東西不滿,你總希望發掘一個屬於自己或其他同你一樣咁有型,有品味的小眾朋友〈世界〉,石器時代個個愛聽Alan Tam,我就聽澤田研二,然後有日見到秋官係電視到扮佢,我火起到彈起身,走埋電視到鬧秋官「我以後唔再聽澤田研二!」,我個〈世界〉點都唔可以有秋官!於是我轉去聽英倫音樂,Dream Academy、Depeche Mode、Yazoo....點知有個聽開Sam Hui的朋友,有日同我講「D.M好正!」,仲話著住Dr Martin聽會仲正,朋友一炮兩響,我之後都無再聽D.M同著D.M!跟住我走去聽日本音樂,點知聽開bananarama 又著D.M個朋友有一日係我面前「扭ROCK~」話隊日本樂隊Checkers好正!我又要轉,好彩我搵到「達明一派」,當佢地仲係只得「繼續追尋」、「模特兒」、「惑星」幾首歌時,達明每一次做校園歌唱比賽嘉賓,我都不惜一切,要入到去捧場!點知果個捧開「小虎隊」的D.M朋友,竟然係嶺南校園大禮堂,舞台對出第四行我旁邊出現 「再去追尋,那怕累~`」,我當時黑左好耐面,佢係度不特止,仲要唱埋歌,仲要扮埋明哥咁唱,個「累」字撚晒聲咁,終於年少氣盛的我忍唔住開聲「Why U are here?!」,朋友一笑「呢度你架?!達明你架?!」

由那天開始,我不敢再問人「Why U are here?!」,就算看到公司老土上司係九展FAT BOY SLIM RAVE出現,看著他一身文員打扮,我亦只會說「你都係度呀!原來你都係肥仔瘦FANS呀?!」,但其實上司只係黎FING,肥仔瘦佢根本唔知是個人名,還是修身公司名;又或者係藝術中心翻睇LEO CRAVAX 作品,見到做SALES個中學同學,我亦都只會說「新橋之戀,都係我地成長個年代,好多回憶!」,但其實中學同學只因為部戲夠悶,又唔嘈,佢可以入去訓兩個鐘,為轉頭歐洲開市急叉電;但無論是什麼原因,其他人同我都是一樣,有權到自己想到的地方,喜歡自己喜歡的事、景、人!

日本的朋友說要帶我去〈po〉,還說帶我去日本人PO的地方〈po〉,但想起置身於那些有型的日本人當中,那種格格不入,會令人好尷尬兼自信盡失,嚴重者更會引至仰鬱,進而變成不敢面對社交的〈宅男〉,因此我婉拒了好意!我說像我這種遊客,進入人家主場玩,總有點不自然!但男友的新日本女友卻送了一份「見面禮」給我,她說我一點也不像遊客,打扮還有點似日本人!「嘩!份禮真重手!」,但的而且確,我又極不似一般日本人見慣的遊客,尤其香港與大陸遊的,因為我沒有穿north face,又沒有著跑步運動裝,但似日本人就一如日本人說話風格 「誇左d!」,但世界上往往說得越誇的東西,就越有人相信,正如我一直信尼斯湖有水怪一樣!所以最後我還是免為其難的回覆了朋友「can go there to take a look!」

上面是我偷影的相片,那裡是不准影相的,夜店唔准影相同唔賣酒有咩分別?而事實上朋友告之這裡開了多年,都是最近才肯賣酒,但我見到現場個個都玩得好high喎,呢個世界真係有「Nature high」?但事實上這裡的音樂質素好高,否則我無法逗留多過十五分鐘,因為這裡的男男女女,打扮都實在太有型,好在個場黑位多,可以讓我躲在一角,慢慢欣賞日本真正的〈po友〉!但越望就越想快點離開,去玩而感到無地自容,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正當我決定要回去跟朋友說聲〈bye〉,然後走人之際,身邊傳來了此起彼落的日本少女談話聲音,回頭一望,幾個濱崎步同倖田未來再加青山黛瑪還有kokia吉田阿紀子,正在大聲講細聲笑,突然間我覺得那個地方還可以多留一會,然後我當然以退為進,一眼都望佢地,扮諗樣博番佢地注視啦!無耐我發現有兩個倖田未來開始係面前搵火機,嘗試俾位我入,但好可惜我連火柴都無枝,但既然妳都俾番訊號,我就盤起雙手,掛上一個親切面容,以欣賞眼光不時打量佢地!終於連青山黛瑪同kokia都開始在談論我,而我亦順勢以眼神意詢她們「講緊我呀?!」,我按中了密碼,十秒後她們派出濱崎步走到我面前,我見她難於啟齒,跟她「say HI」,步妹回敬聲HI後,想了一會然後說「you speake english?」,嘩!識到日本妹仲識講英文,我呢次都算走運 「sure~`」,步妹點點頭,又想了一會,好不容易終於講到要講的話「Why U are here?!」,我那刻才發現,要像當日的DM朋友,直斥其非地說「呢度妳架?點解我唔黎得?!」是極困難之事,因為那一刻我都覺得自己唔應該係呢度!於是我就帶笑向一眾揮手告別....
我一直沒有跟日本朋友講這件事,直至回港,在MSN上閒聊時,我才把這件「瘀」事告之日本朋友,他竟然說我走寶,日本人的英語水評偏低,其實濱崎步的意思是「竟然你會係呢度出現...」言下之意是「竟然妳會係呢度出現....俾我遇到你!」孰真孰假都不重要了!事實上,一個幾十歲UNKLE,係唔應該圍住班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頭的人玩,這些地方,唔駛人家講,都知道是不再屬於我!

每人都有權去任何地方,但有些不應該去的地方,就是不應該去!

14 comments:

櫻記士多*Ada* said...

拱維園就最啱你去喇!

pvc said...

你個鹹濕人竟然錯過大好機會!?!?!?!?!
算吧囉,都一把年紀...唔好再向啲妹妹仔埋手喇~放手吧喇!就等於不要懷念太多舊屎,沖咗落坑去大海,就不應該再去諗囉...

小紅 said...

維園邊啱?! 屋企樓下會所入面張梳化就啱!!

Anonymous said...

-helenato-

為乜唔兇番班copycat?
你當敲錯門口搵錯人.
去睇下藝妓or
去居酒屋搵風騷老板娘吹下水,算啦

ling kee said...

"去睇下藝妓or
去居酒屋搵風騷老板娘吹下水"
灘叔你可能真係去呢度啱D~

Anonymous said...

好有感觸``來自廣州的金水
借你一句``共勉之

Anonymous said...

曾經在香港某夜店見過matt哥你, 記得你不斷看我, 善意的打量其實感覺良好.

你在看我們時其實我們都在看你. 你太謙了


amelie

Sav said...

同感呀! 自從我年事漸高, 血壓高,骨質疏鬆, 肚腩大過胸, 双臂变成鬆軟的冇骨豬排後, 我連經過蒲場都扯住氣咁行快步呀....唔襯吖嘛! 真係 "奔奇步" 桇!
我都like Bananarama, 仲同阿妹夾舞跳Venus 添, 幾似桇!

鬼鬼 said...

頭一part聽歌果道我都係咁orz

唔止發生係聽歌上~總之好怕呢d野

pasLeSweetie said...

觀自在...撈碧刁

Anonymous said...

你真係好脆弱,仍然為旁人眼光而活,先睇人地,先決定自己要乜做乜行咩路....

keneken said...

有無咁勁呀灘爺~
港日韓英美法通殺啦~

Candy said...

我都覺得係你朋友個意思...
可能我d英文都係咁差^^

Brian Hui said...

好精彩的內容,場景都是似曾相識,新的一年,祝你事事順景!